新聞網

醉秋水


發佈時間:2021-09-13 點擊:3756

上學期間,曾遊覽過清華大學的近春園,體驗朱自清先生《荷塘月色》裏的幽靜絕美;又順道參觀北京大學的未名湖,欣賞博雅塔在湖中的秀麗影姿。後來也曾去過不少大學的校園,雖説子不嫌母醜,但總覺得山科的校園也是獨具特色,絲毫不落於他人下風。
  先不説春天裏百畝月季園如何奪人眼目,牡丹芍藥園如何燦爛多姿,櫻花大道如何花落如雨,也不説夏季裏若水園如何蓮比人嬌,徽竹園如何竹比玉翠,也不説冬日裏墨水河晶瑩剔透,泰山廣場素裹銀裝,單單秋天這一季,就讓人賞心悦目,流連忘返。這裏,暫不提秋日裏到洞門山登高遠眺,極目四野;也不提到名人苑看楓樹紅了,樺樹黃了;更不提沿着墨水河畔的銀杏樹如同純金塑就,光彩照人。單單秋天這一季的一汪秋水,就足夠讓人心曠神怡,慨嘆連連。
  山科的水塘一共有五處:硯湖、若水園、半畝塘和墨水河,另外一處尚未開發,暫且不提。水塘之中屬硯湖最大,風景也最為出色。硯湖地處校園西北角,所以在未定名之前,大家都不約而同稱之為“小西湖”。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”,小西湖也不是隨口叫的,凡是帶個“西湖”字眼兒的,總會有自己的一番韻味在裏面。
  硯湖南北稍長,在北側狹窄處由一座木橋分為南北兩段,北側較小,南側則水面寬闊。南側湖中有三座瓶型石塔,仿照西湖“三潭印月”而建,只可惜不能泛舟其上,看月光如何從塔中孔洞映射而出。秋日裏,硯湖顯得更為純淨,湖面微光粼粼,柳枝搖曳其上,毫無悲秋之感。硯湖的東北側和南側植有蘆葦若干,及至深秋,蘆花似雪隨風而舞,盡顯婀娜。硯湖東北是一處小亭子,勾沿鬥角,硃紅的柱子配上琉璃的頂子,在柳樹蘆葦的映襯之下,別具韻味。若從南岸木橋上遠遠望去,綠樹紅亭倒映水中,恰如一幅絕美的山水畫。
  校園的東北角有一塘清水,稱作若水園,其風光與硯湖迥然而異。若水園稍小,水中有一小島,一架木橋與島相通。小島西側水淺,植有半塘荷花。夏天的時候自然可以欣賞“接天蓮葉無窮碧”,而在秋天,這裏也別有情趣。初秋時候,趁蓮花尚在,寒蟬未歇,或繞湖慢走,或椅欄閒望,都甚是愜意,讓人不覺作詩如下:
  青草萋萋若水園,
  夕陽半歇荷半殘。
  斜倚欄杆閒看柳,
  漫步花海靜聽蟬。
  至仲秋以降,荷花早殘,荷葉也不禁風霜,這時候便可以欣賞蓮蓬高舉,蓮葉垂首之景。若至深秋,那更可體會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這一孤獨之意境了。
  校園西南,洞門山東麓,有一小塘,水面不大,名之曰“半畝塘”。這個名字出自朱熹《觀書有感》——“半畝方塘一鑑開,天光雲影共徘徊。問渠那得清如許?為有源頭活水來。”半畝塘常年有水,是墨水河的源頭所在。半畝塘南北兩側柳樹林立,西側源頭處怪石累累,泉水由此汩汩而出。石旁水草濃密,在秋日陽光映照之下,塘水青青如許,秀色可人。由東岸向西觀之,山影、石影、樹影、草影均疊於水中,錯落有致,意趣盎然。
  自半畝塘向東,有一小河,順地勢漸次變低,綿延向東直至若水園。河道呈拱臂之狀,環抱半個校園。河岸由黑色大理石修葺而成,水不深,卻仍顯黑色,如王羲之滌筆之水,故稱之為“墨水河”。墨水河每隔一段修一小小堤壩攔截,由此形成依次跌落的水瀑若干,倘若水量充足,便可以欣賞到“眾潭疊瀑”的美景。墨水河南側近
  岸種植成排的垂柳,秋風拂過,猶如仙女於河中濯發,自是風情萬種,姿態妖嬈;北側有一寬約五步的草坪,草坪上時有學子三五而坐,捧書而讀。草坪北側植有兩排銀杏,每年深秋,銀杏樹金光閃閃,映得墨水河也鍍上一層金波。如果遇上秋雨,墨水河面泛起層層漣漪,再加上金黃的樹葉,碧綠的草坪,秋意也越發顯得濃郁了。正道是:
  煙雨離離,才將秋水染秋色;
  暮色蒼蒼,又拿墨筆洗墨河。
  我愛山科這大大小小的水塘,有水的地方就有靈氣,有水的校園也意韻綿長。我願醉倒在山科這一方秋水,與之共徜徉。
  (作者荊剛,工學碩士,博士在讀,自動化學院講師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uf.xpjplay.com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